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快捷导航
0.jpg

与项莹的谈话过程是愉悦的,她说起话来爽朗干脆,同时也带着些小女人的温柔自信。在经历过一些事情后,现在项莹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品尝一块轻乳酪蛋糕,浓郁而不甜腻。拆伴后的她,同样是精彩的,快乐的。


老师就在那里,方向就在那里
提起为什么会选择体育舞蹈,项莹的每一句回答都带着笑意,也许是因为当初自己那份坚定的心,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让人动容和骄傲吧。

“走上这条路太偶然了,当时在学校课间编操的时候,两个老师过来挑人,立即就挑中了我,问我有没有兴趣,我就一口答应了。”因为项莹的学习成绩很好,妈妈和老师希望她能考重点高中,反对她学习舞蹈,“不让去我就站阳台上天天哭,弄得我妈都怕我跳楼。”

这番话从项莹口中说出来她自己都笑了,“没错我就是这么的坚定,从小就喜欢画画啊跳舞啊,之前还学过二胡,但只有对舞蹈是特别坚定的。一开始也没有什么具体目标,我只知道我喜欢,老师就在那里,方向就在那里。”

只有经历才能懂得
17岁的项莹在经过北京舞蹈学院预科班的学习后,顺利升入了本科班。对于这段时间的生活和学习经历,她用了“纯粹”两个字来概括,“与同学们相处得都特别愉快,和舞伴李航之间的合作也很顺利。那段时光就是纯粹吧,专业上的纯粹,很简单”。

从2005年开始,项莹与新搭档王子龙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,不管在场上还是场下,两个人共同经历了一段珍贵且难忘的时光。说起这个,项莹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份柔软,整个人好像顿时沉淀了下来。

“我在大三的时候开始和子龙搭档,那个时候我正忙CCTV的比赛,他在到处找舞伴。后来院校杯的时候他看到了我,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要到我的电话,我们就开始联系了。”项莹说一开始她并没有想过要和王子龙搭档,而是逐渐被他对舞蹈的那份执着所打动了,在慢慢发酵的时间里,女人最终还是敌不过爱情。

毕业后的项莹理所当然追随着搭档王子龙的脚步去了香港发展,两人相处的6年时间里,尽管是一段难忘的记忆,但项莹很多时候都有一种压抑着自己的感觉,“我基本是活在他的世界里,找不到我自己。可实际上我是一个思想很独立的人,所以,我常常都会压着自己,尽量去忍耐。可是,一种状态长期不平衡的话,到了一个点终究是会爆发的。”


虽然两个人搭档的时候成绩一直不错,但无形的压力常常让项莹无所适从,那个时候她也对自己在舞蹈上的状态其实并不满意。

“舞蹈不是嘴巴上说的理论,妥协了就行了,我们在练习的时候因为各自的分歧会常常吵架。在我看来,舞蹈应该是柔软的,身体的每一块肌肉在训练时都要得以练习,从而铺满身体,共同支撑起一个强大的身体语言表现网。不同的肌肉群表达着不一样的情感,而不是只能用单一的肌肉群去表达一种情绪。”

被问到对于这样一段经历有没有过后悔的时候,项莹很坦率地说曾经也有过纠结,但人生的实质就是经历。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太年轻了,舞蹈需要的是练习,而爱情和生活,更多的是要懂得用心经营,而这一切,也许只有经历过它的人才能真正懂得。

回归本源,从“心”出发
在结束与子龙的搭档后,项莹经历了一段难捱的时间,作为一个每天都在练习中度过的职业舞者,生活中突然没有舞蹈了,那种感觉就如同被人掏空了似的。

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她都在反复地问着自己:“要不要继续跳舞?跳舞对我来说意义大吗?除了跳舞还会做什么?还可以做什么?将来的人生方向要怎么走?”

这种迷茫的状态也给了项莹更多为自己思考的时间,想过去舞院读研究生,也想过去地方院校从事专业教师,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到香港求学,去学习一直以来她都很感兴趣的专业——编导。

“一个东西从无到有,再到别人或自己把这个东西呈现出来,并且得到肯定,是一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。”其实大学期间项莹就对编导很有兴趣,但她说那个时候的她什么都不懂,只是很羡慕能编会导的人,觉得他们很有想法。

“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编东西,有一次是出于热心帮助朋友编了一段,包括服装都是我来监督的,作品出来之后反馈不错,一下子就觉得原来自己也可以编东西啊!后来到了香港,慢慢找我编东西的人也越来越多了,甚至作为亚洲的开场,一编就编到了黑池。”

当谈及学习编导是否只是奔着国标舞的创作而去的时候,项莹说:“我不想局限自己,所有艺术表现形式都是不同的,我不局限自己将来非得从事国标舞编导或者是别的舞种编导,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只要用心就好。当然,还是希望能为国标舞这块领域做些事情。”


拆伴后可以更精彩
为了在香港求学,项莹同时报名了三个班,每天补习英语7个小时,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,“一开始太枯燥了,看单词找不到规律,背完这个忘那个,后来老师会讲词根词缀,慢慢就好多了。当时在我们班上,每天上课基本我都是坐第一排,就是逼着自己,没有退路。我什么都问老师,目标特别明确。”

说起就读的学校,项莹很开心:“我在香港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近,走路只有15分钟,我去过学校很多次,了解了那里的硬件设施,我还去那看过舞剧,就觉得自己很向往这个地方。”明确方向后,项莹向学校要了招生简章,一项一项来研究,因为所有的内容都是英文,光是准备报名材料就花了半年的时间,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她开心得从阳台蹦到了洗手间。


采访刚开始的时候,项莹说有一次中学同学聚会,班主任老师拿出了当年他们的考卷,有篇作文叫《我的理想》,她早忘了自己写的是什么,但一打开试卷,她就哭了。

只见上面写着:“我的理想是做一只小白鸽,在艺术的天空里到处飞翔。”

现在的项莹,正在自己梦想的天空里飞翔着,拆伴后的她重新找到了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,也更坚定了前进的方向,眼前的这个她,是精彩的,快乐的。

转自:尚舞杂志
举报 使用道具
| 回复

共0个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4-10-9 00:15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新帖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